判断一个领导有没有前途,看这3点就知道

  管理学大师德鲁克曾经说过:“卓有成效的管理者是可以后天习得的。”只不过,跟着大企业学习管理,依旧管理不好自己公司的情况并不少见。这是为什么呢?原因或许在于你没有一个正确的思考框架。

  中国知名领导力专家,正道领导力中心创始人刘澜,在《极简管理学》中表示,学习管理的第一课是——学习。砍柴之前先磨刀,学习管理之前先学习如何学习管理。

  今天就由我来为大家转述,刘澜的管理理论,让我们共同了解一下在管理学习的过程中应完成的3个基本任务。

 

  1

  首先,我们为什么要学习管理?

  管理大师德鲁克有句话在中国很流行:“管理是一种实践。其本质不在于‘知’,而在于‘行’。”那是不是说,我们学习管理的目的是“行”而不是“知”呢?

  其实不然,我们学习管理的目的就是“知”。我们学习管理就是为了改变思想,改变我们思考管理的方式。在很大程度上,思想决定了我们的行动。

  不是任何管理活动都是行,只有卓有成效的管理才是行。求知是为了修“行”,只有知其卓越,才能行其卓越。

  

 

  ▲优秀的管理者所需要的能力

 

  学习管理的目的,就是学会更好地知——知道什么是卓有成效,如何才能做到卓有成效。尽管知是为了行,但是我们要单独强调知。要想把做事变成行——也就是卓有成效的管理,他们必须有更好的知。

  既然学习管理的目的是学习思想,那么在实践过程中我们应该做到什么呢?具体来看3项任务:

  第一个任务是学习经典的参考答案。

  完成这个任务的一个技巧是找到适合自己的老师。

  但所谓的管理大师太多,我们不可能把每个人的思想都钻研透彻。

 

  2

  所以你需要的是找到两三个适合自己的老师,精读这少数老师的思想,泛读其他老师的思想。我为自己找到的老师,一个是德鲁克,另一个是马奇,这两个老师都符合我为老师设定的三个标准。

  标准一:鹅卵石人格

  鹅卵石人格指的是既要自信,又要谦卑。我知道我只是沙滩上的一颗小鹅卵石,但是我是一颗非常坚硬的鹅卵石——就是这样一种感觉。

  标准二:π形知识

  π形知识是对T形知识的发展。有人提倡T形知识结构,指的是既对某个领域有很深的钻研,又有广泛的涉猎。管理者需要对某一两个领域有精深的掌握;同时功夫在诗外,还需要广泛涉猎,这是T或者π的那一横。

  比如德鲁克,他以政治学者的身份跨界进入管理领域,同时还是日本美术的专家。

  

 

  ▲美国公司总裁的导师——德鲁克

 

  而π形知识结构对于经理人来说也是重要的。一些企业在培养经理人时有轮岗的做法,给他们一个新的工作岗位,在负责的职能、业务或者区域等方面跟原有岗位不同。

  标准三:3/3/3感受

  “3/3/3感受”指好的老师给我这样的感受:他有1/3的思想(著作)让我拍案叫绝,有1/3我似懂非懂,还有1/3我完全不懂。

  但是,这个老师必须要有一部分让你拍案叫绝,唤起你的共鸣,你才愿意投身其门下,才对剩下的不懂的部分充满期待。1/3这个数字是可以变的,也可能是1/2让你拍案叫绝,1/3让你似懂非懂,还有1/6让你完全不懂。

  一个老师,如果百分之百都让你拍案叫绝,其实学习价值不是那么大。

 

  3

  第二个任务,是发现自己的参考答案。

  绝大多数经理人的毛病都是读书太少,只有极少数经理人会犯另一个毛病:读书太多。我只碰到过一个这样的经理人。他跟我谈论德鲁克怎么说,明茨伯格怎么说。我说,你需要发现你自己怎么说。

  读书太少与读书太多都不行。

  发现自己的参考答案有两个要点:

  第一是“自己”的答案,这个答案不是无中生有的,而是跟他人的答案比较中产生的。你需要知道他人的答案,在此基础上形成自己的答案;

  第二是“参考”答案。你需要知道你形成的不是标准答案,而是参考答案。既然是参考答案,就需要灵活运用,就可以变化和修正。

 

  4

  第三个任务,是在实践中应用、反思和修正自己的参考答案。

  在古代,学习是两个词,学是效仿,习是实践、运用。而实践不是蛮干,需要反思。

  阿吉里斯提出的双环学习模型指出:在行动之后的学习有两个层次:

  

 

  ▲双环学习模型

 

  第一个层次是单环学习,反思的是行动是否需要改变;

  第二个层次是双环学习,反思的是引起行动的控制变量(比如说目标)是否需要改变。

  在组织中,许多时候单环学习就足够了。但是经理人容易犯的一个毛病,就是在需要双环学习的时候却只进行了单环学习,没有质疑目标、标准、战略方向等控制变量是否需要改变。

  极少数的经理人读书太多,绝大多数的经理人读书太少,但几乎所有的经理人都——反思太少,尤其是缺乏高层次的反思。

  经理人不但要形成自己的参考答案,还需要在实践中对这些参考答案进行反思和修正。

 

  5

  管理学者艾柯夫这样区分增长与发展:

  增长是扩大数量,发展是提高满足自己需要及合理要求和意愿的能力。

  如果你突然继承了一大笔遗产,那么你有了增长,却没有发展。你之所以愿意花钱读一个MBA,你应该是想要发展,尽管当下产生的成本导致了负增长。

  简单地说,增长是资源的数量增加,发展是利用资源的能力的提高。这两件事可以相互推动,但也可以毫无联系。投资股市或者房地产可以带来增长或者负增长,但是跟发展关系不大。

  你从现有职位晋升到一个高薪而且有更大挑战的工作,就既是增长,又是发展的机会。

  明茨伯格所说的对生意的激情可以理解为对增长的激情,对管理的渴望就是对发展的渴望。

 

  本文摘自刘澜《极简管理学》,经授权转载。

11周年,1100套光盘《移动时代-企业+互联网的关键战略》免费送
400-0066-237
申请免费试听课
课程
排期
申请
试听
电话
咨询
关注
我们